在国子监读书的上学的小孩子统称为贡生或监生

国子监是中国隋代以后、朝鲜半岛高丽王朝、越南的中央官学,为中国古代教育体系之最高学府;同时作为当时国家教育的主管机构,隶属礼部。国子监具有一定程度的监国功能,可以弹劾官员和国政,尽管这功能自宋朝以后已不甚明显,而国子监自创建以来最明显的三个功能则是:协助国家举行科举考核;负责对国家最优秀学子的教育工作;规管士子的德行、操守。
作为古代中国的最高学府,在先秦以前,五帝时称成均,虞舜时称上庠,周代称辟雍,汉以后称太学。隋朝初期,设立国子寺,不久改称国子监,并同时赋予主管全国教育行政职能。而在以前,太常兼有管理全国教育事务职能。隋、唐等朝国子监内往往又设太学、国子学等。
招收留学生 洪武二十三年日本政府遣子弟入监,增建国子监号舍。
洪武二十五年秋,琉球中山王遣其子日孜每及陪臣之子等至京,入国子监读书,琉球于诸夷为最笃,国家待之亦为最优。
国子监进入清朝时代后,亦招收朝鲜、俄罗斯、中山王国、日本等国派遣人员来华,故设有号舍,专供留学生居住。
清代特设琉球学馆,作为琉球学生读书居所。 中国国子监
中国隋以后各朝都在京师长安、洛阳、开封、南京等设国子监。宋时,只招收七品以上的官员子弟为学生,在建太学前为国家最高学府。明初于京师应天府设国子学,后改为国子监。国子监立有校规,对监生的生活管束极严。1393年,国子监的学生达到八千一百二十四名。永乐迁都后在北京增设北京国子监,在国子监读书的学生统称为贡生或监生,明朝景泰时生员纳粟纳马入监,称之例贡,监生水平开始良莠不齐。清末光绪三十年,设立学部(民国以后改为教育部),废除科举制度,改办新式学堂,国子监撤销。祭酒只负责孔庙祭祀等事务。
国子监虽撤销,但有观点认为清末建立的京师大学堂(中华民国初年改名北京大学)继承了国子监学统,这种观点认为,京师大学堂具有全国最高学府和最高教育行政机关的功能,是古来太学、国子监的直接传承。含有认同为北京国子监之义的词《正宫锦缠道寄北雍诸生》曾是北京大学校歌,然而北京大学官方正式校史并无以国子监作为前身的内容,但胡适、冯友兰、任继愈、季羡林等学者认为,北京大学传承了太学或国子监的传统,故有上承太学正统,下立大学祖庭之说。北京大学官方虽然从未正式承认其太学传承,但前身为京师大学堂师范馆的北京师范大学在百年校庆时曾公开表示其传承自太学的学统。民国成立的国立中央大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改名国立南京大学)则以南京国子监为前身[3],南京国子监旧址即为国立中央大学四牌楼旧址(院系调整后成为南京工学院即今东南大学校址)。
目前,中国教育史学对太学传承的普遍观点大致可以分为:
传承终止说:认为太学自国子监而止,并无后续传承。
学统继承说:认为京师大学堂只是从成员的学统上继承了太学,而非正式传承。
京师大学堂继承说:认为继承了国子监主要成员和职能的京师大学堂是国子监的继承者。
大学传承说:认为近代的大学堂和大学校均为太学传承。 建筑
明代南京国子监位于南京鸡笼山以南,大致位于原南朝宫苑遗址。纵穿国子监的一条街道称作成贤街,成贤街东西侧以及南口各有牌坊一座,国子监也有一座大牌坊,因此这一带又称四牌楼(清末三江师范学堂在此建校,民国后先后改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立东南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国立南京大学、南京大学,院系调整后成为南京工学院的校园)。清朝顺治八年,改南京国子监为为江宁府学,太平天国时毁于战火。
历经元、明、清三代的北京国子监,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国子监街内,是中国最后一个国子监,保存至今,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